涓浗涔掍箵鐞冮槦鍛?:丑牛:蟄居幽思——禍兮福所倚

2020-02-27 09:00:46  來源: nba现役中国球员   作者:丑牛
點擊:    評論: (查看)

nba现役中国球员 www.ybhhr.com 1.jpg

  臘月三十,是我生日,滿九十二,子孫們要為我祝壽,兼吃團年飯。臘月二十八大早,大女兒來電話說,生日宴不能來了,因為昨天她為一位病人抽血化驗,是冠狀病毒感染,他也被隔離觀察,臘月二十九,外孫和孫媳兩帶著大口罩來看我,神情緊張,孫媳是電視臺節目主持人,她說:“爺,我已經參加了‘敢死隊’,到疫區去做節目,提早一天來祝你生日快樂”,我說:“你參加‘敢死隊’我能快樂嗎?情況有這樣嚴重嗎?”她說:“是危險,我們和臺里還簽了‘生死狀’哩!說不定你也會關起來的”。真會這樣嗎?我走到社區院子的大門口,保安對我說:“大爺,不能出去了,你也走不動了,公交車全停了,出租車不讓開了,私家車也不行,誰開,扣12分,一年全完了,還要???rdquo;。平時繁華的大馬路,空蕩蕩的,沒有一輛車,見不到一個人影。從那時起,我就只好“貓”在家里,好在臘貨、禮品成堆,不愁吃,也不愁喝。

  我沒有恐怖感,因為我曾經參加過抗擊“非典”的戰斗,“赤腳醫生”運動時,曾和他們一起在田間搞過對“流腦”、“流感”的群防群治,更早一些,還參加過消滅血吸蟲病的滅螺行動。遺憾的是,我已進入耄耋之年,最近又摔了一跤,行走也困難,不能到第一線去,好在現在互聯網發達,“世事洞明皆學問”,我“老馬識途”分析世事,或可做出一點貢獻來。

  一個月來,我想的最多的是“國難興邦”。也是老子說的“禍兮福所倚”,毛主席曾多次講的“壞事變好事”。現揀幾件事來說。

  一)“不找市長找市場”

  改革開放以來,這句話就成為經典,”讓市場在配置資源中起決定性作用”,成為一條路線和重要政策,疫情一來,市場就崩潰了,曾在醫療市場攻城略地,甚至連軍隊的醫療機構也可長驅直入的莆田系,一下掛起了“免戰牌”。多虧人民解放軍海陸空三軍的醫療隊1500名召之即來,除夕之日,空降武漢,緊接著各地醫療隊陸續到達,穩定了局勢。疫情剛開始,約二千多感染、或疑似感染者,諾大的武漢市,卻無處收治,國營建筑部門齊心協力,從勘測、設計、平整土地、房屋建筑、設備安裝,十來天時間,在火神山、雷神山的山林間蓋起二千病床的“小湯山”基地,交付使用,平時,我們裝修一套房子,也得花十天半月啊!

  “大市場,小政府”,你市長有這大的權力嗎?“不找市長找市場”,一旦市場癱瘓,人們找不到市場只好找市長了,市長掌握著多少社會資源?口罩沒有,防護服沒有,病床沒有,藥品沒有,習慣于“市場有效地配置資源”的市長們,一下子手忙腳亂,捉襟見肘,只好就地免職,愧對父老鄉親。我不敢說這些市長們中沒有官僚主義者,但在“不找市長找市場”的大氣候下,臨陣換將勢所必然。教訓是:“不找市長找市場”,這句迷信話一定要廢除。

  二)帥印誰掛?

  什么樣的人是將才帥才,在社會主義制度下,應是革命事業的接班人。老話說,國難思良將,良將,是戰斗中成長起來的,毛主席說革命事業的接班人,是在革命斗爭中成長起來的,你看那些落馬的大貪官,他們都有博士、碩士、研究生、甚至還有博導、院士等頭銜,但經不起革命風浪的考驗。鐘南山院士在“非典”戰斗中是一名主將,這次冠狀病毒來襲,他又重披戰袍,在戎馬倥傯中,他談到“非典”中臨陣換帥的往事:前副總理吳儀取代了當時衛生部部長的職務,吳儀學的是石油勘探,但她指揮抗“非典”戰役很成功,鐘南山院士說:她很信任我們,把責任加在我們身上,放手讓我們去做。“士為知己者用”,我們愿意赴湯蹈火。“士為知己者用”這句話來形容吳儀的領導作風,我很不以為然,吳儀的魄力、魅力來自她對革命事業的忠誠,她的雷厲風行,來自共產黨人的戰斗作風。我對吳儀同志沒作過研究,兩件事給我深刻的印象,一是她作為中美高級別的談判代表和美國財長的一次交鋒,當美國代表指責中國盜竊了美國的知識產權,吳儀即反唇相譏:“看看你們的博物館,看看你們的大學收藏的文物有多少是從中國搶來的,偷來的,盜來的,強占的”。把美國的霸道氣焰壓了下去,反觀后來換上的中國代表,一見美國新財長,他得意洋洋地說,雙方都是新人,新人在中國話的意思是新婚之人,這象征著中美兩國是夫妻關系,但美國人不承認,照樣罵中國偷了他們的東西,中國的財長熱臉挨冷臉,“解釋”說:不管你美國人願意不願意,這夫妻關系是“命中注定”,這不僅是奴顏婢膝,簡直是厚顏無恥的了。兩相對比,我不禁為我們的家鄉(吳儀出生武漢)出了一位國際鐵娘子而歡呼。

  第二件事是吳儀在領導戰勝“非典”之后,到湖北的長陽土家自治縣考察農村合作醫療,那時“中國合作醫療之父”土家族赤腳醫生覃祥官所創立的合作醫療制度已被消滅多年,長陽推行的叫“新農合”,類似于醫療保險,吳儀提出要見覃祥官,覃祥官早已歸隱,住在大巴山海拔2000米的深山老林里,他趕到縣城,有人告訴他,明天一早九點到長陽去宜昌中途的一個小鎮高家堰等候,他提早去了高家堰,沒見到吳儀,又告訴他,吳儀的車早已過去了,他悻悻地返回縣城,那時,我們正在長陽籌備紀念毛主席“六二六”指示的各地赤腳醫生座談會,他一見面,就說:“忽悠、忽悠,真是趙本山說的大忽悠!”果然縣衛生局對紀念會籌備組下達通知:“六二六”座談會因長陽縣會議太多,決定取消”。我想吳儀心里定是明白的:不讓赤腳醫生見吳儀。高家堰離宜昌不過半小時的路程,可以派車來接啊。

  吳儀退休時,有記者采訪她,問她退休了,還參加不參加社會政治活動,她斷然地說:全退,什么活動也不參加。她不像大多退休老干部一一“老干部不用怕,還有政協和人大”,而是全退,全退后干什么?研究中醫,她說:現在正譖心讀《黃帝內經》

  “歸去來兮,田園將蕪胡不歸”。這個田園,是社會主義田園,共產黨田園,反帝反修田園。

  三)“兩個毫不動搖”動搖了

  “兩個毫不動搖”指的是:毫不動搖鞏固與發展公有制經濟,毫不動搖鼓勵、支持、引導非公有經濟的發展”,“堅持兩個毫不動搖,已經成為特色社會主義經濟的發展道路,但在實踐中,兩個毫不動搖早就動搖了,動搖的是公有制經濟,叫做“國退民進”,民營經濟可說是一路高歌,已占國民經濟總量的百分之八十,就醫療機構來說,莆田系對公有醫療領域,一路是攻城略地,甚至軍隊里的醫療機構在莆田系的攻勢下也一一陷落。疫情一來,莆田系逃之夭夭。武漢“封城”,沃爾瑪、麥得龍、家樂福、肯德基、麥當勞……這些國際商業巨頭哪去了,武漢著名的歺飲業哪去了,國營超市獨當一面,保證了全城市民的生活物資供應,各地國營企業馳援武漢的醫療用品、生活物資、海、陸、空齊發,當我接到外地電話,問我需不需要支援時,我一口謝絕說:“平安無事啊,平安無事啊”,實際上,有些方面,比平時還要好一些,比如蔬菜,是送上門,有些還免費,比如:山東大蘿卜,平頭包菜,平常很少見,這次是免費送上門,吃不完我還拿了一些腌制起來。

  回想2005年美國西海岸的一場颶風,把新奧爾良州刮的癱瘓,全城一片混亂、恐懼,一星期后,國民警衛隊才開了進去,他們不是去救災,而是平息暴亂,恢復秩序。

  四)中醫藥打了一場翻身仗

  新型冠狀病毒來襲,猝不及防,不知病毒的特殊毒性,也不可能研究出針對的特效藥,更不可能產生預防疫苗,加上前幾年防治“非典”的經驗教訓,中醫藥就成了這次抗疫的主力軍,武漢傳出的第一份捷報是中西醫結合醫院的18名患者,在疫情發展猖獗時治愈出院,他們治療的方案是:中醫為主,西醫支持,這給抗疫前線極大的鼓舞,中醫的介入,從初期的百分之三十普及到百分之八十七。一些著名的中醫師、教授、院士,活躍在第一線,傳授中醫藥理論,這在過去是罕見的,在醫學界,一直是西醫壓制中醫,用西醫理論來檢驗中醫,缺乏科學性,其實,中醫和西醫是兩種不同的科學體系,中醫研究人,西醫研究病,通俗的說法:中醫治人,西醫治病,把中藥處方拿到病毒實驗室去檢測,成了科學界的笑談,但一直到今天,有人還是這樣去做的。

  正因為中醫“天人合一”的觀念,在倫理上,中醫是濟世救人,關心人,治未病。中醫的始祖們是捨身救人,從傳說中的神農嘗百草,到李時珍編集“本草綱目”都是心懷惻隱。唐代大醫學家孫思邈有一段律己格言:“若有厄危來求救者,不得問其貴賤貧富,長幼妍媸,怨親善友,華夷愚智,普同一等,皆如至親之想,亦不得瞻前顧后,自慮吉兇,護惜生命”。去年去世的廣州中醫藥大學教授鄧鐵濤,在“非典”戰斗中,曾立下大功勞,他活了104歲,真是“仁者壽”。在生前留下遺囑:“我能留給兒孫最大遺產是‘仁心仁術’”。學西醫的是沒有這門課程的。

  五)來了咱們的領袖毛澤東

  這是我去年“12-26”在韶山紀念會上發言的題目。不到一個月,武漢“封城”。網上議論紛紛,最多的話題是“想念毛澤東”。講毛主席寫的《送瘟神》,講毛主席對中醫藥的指示,講毛主席贊揚“赤腳醫生”運動,講毛主席對農村醫療衛生工作的“六二六”指示……。這讓我想起了“六二六”指示發表40周年時,我與“中國合作醫療之父”的赤腳醫生覃祥官的一次徹亱長談,祥官已罷官退隱多年了,老家在大巴山深處海抜2000米的高山上,時近夏至,到晚間乃寒氣襲人,他在火爐膛里塞進了一個枯樹兜,爐面的鐵桌上坐了一個大瓦壺,煑著山里的老藤茶,就一個話題:赤腳醫生的興亡。雞叫三遍,祥官給我斟了一盅酒,抓了一把花生米,他咂了一口酒,興奮起來:“我終于弄明白了,赤腳醫生是怎樣死的!”

  “1976年9月初我和衛生部長一起去菲律賓,參加沿太平洋地區三十三個國家衛生部長會議,會議的主題報告是我作的,講中國的合作醫療及赤腳醫生運動,講了一上午,本來,下午的會議日程是討論,但部長們一致要求改為“咨詢會”,由各國部長們向我提問,我作答。部長們把陌生的“赤腳醫生”運動弄清楚了。菲律賓總統馬科斯夫人依梅爾達當天找到我,要我留下來,幫她們在菲律賓推行‘赤腳醫生’,我搖了搖頭說:不行不行,赤腳醫生的產生有兩個大條件你們沒有,一個是社會主義制度,一個是毛澤東思想。我萬萬沒有想到這兩條卻報應到了我的頭上,沒有了社會主義,人民公社解體了,赤腳醫生就斷了根,沒有了毛澤東思想,一切向錢看,赤腳醫生就丟了魂”。

  我把他給我斟的一滿杯酒一口吞下,我倆相對無言,直坐到火熄燈滅,才鉆進厚厚的棉被里。

  后來,我讀到“中國導彈之父”錢學森講了一句同樣的話:“如果丟掉了毛澤東思想和公有制,中國就完蛋了!”

  在疫情猖獗時,有人在網上傳出錢鐘書老先生生前的一句話:“反了毛主席,中華民族的災難就生了根,總有一天,這個民族是要為它付出代價的”。讀到這句話,我真有些心驚膽戰。

  國企改制,3500萬產業工人,由主人公變成了資本的奴仆,四億二千萬農民工,孔雀東南飛,留下六百多萬兒童留守,畢節一家四口兒童自殺,花朵凋零,令人心碎,成百萬,上千萬的上訪族,趕進“馬家樓”,趕進“久敬莊”,由黑社會的人物押送、遣返,有的關進黑監獄,受法西斯式的折磨,這不是災難是什么!?北京大學中國健康發展研究中心主任李玲教授在抗擊冠狀病毒時期,寫了多篇文章,她是反對醫療市場化的,她是反對改革的資本主義方向的,在一篇答記者問的談話中她講道:

  “不夸張地說,改革開放30多年,最大的副產品就是人都病了:生活方式、環境污染、食品安全、心理壓力……”。

  我讀了之后想,不僅人,這個社會,這個國家,這個黨不也在病變嗎?腐敗對黨的腐蝕,比瘟疫還兇猛,王岐山同志說:要讓官員不能腐、不敢腐、最后是不想腐。事實是越反越腐,前腐(赴)后繼。為什么?根在哪?共產黨領導搞資本主義,資本必然向權力尋租,權力必然向資本轉化,共產黨內必然產生資產階級,無產階級專政下的繼續革命必將繼續。因此:

  人們在歡呼:來了咱們的領袖毛澤東!

  人們在歡唱:社會主義好!

「 支持紅色網站!」

紅歌會網 www.ybhhr.com

感謝您的支持與鼓勵!
您的打賞將用于紅歌會網日常運行與維護。
幫助我們辦好網站,宣傳紅色文化。
傳播正能量,促進公平正義!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