涓浗瓒崇悆杩愬姩鍛?:尹國明:李文亮醫生之死,原來真的沒有你想的那樣簡單

2020-02-15 08:26:28  來源: 明人明察   作者:尹國明
點擊:    評論: (查看)

nba现役中国球员 www.ybhhr.com 李文亮醫生之死,原來真的沒有你想的那樣簡單

  李文亮醫生為什么突然去世?為什么一個只有三十多歲的年輕人,被新冠病毒感染之后的治療期間,突然病情失去控制呢?對這個問題,一直有各種分析和猜想。

  新華社記者甚至把問題提到國家聯防聯控新聞發布會上:昨天我們看到李文亮醫生的逝世,大家都心情非常悲痛,但同時也對他患病的過程產生了疑問,他只有35歲,但是他從發病到最后轉為重癥,到離世,時間非常短,專家能不能分析一下他這個病例是怎么樣一回事。

  國家衛生健康委新聞發言人、宣傳司司長宋樹立表示,后續將認真研究李文亮病例。

  某種勢力針對中國政府和中國體制的陰謀論也趁機大行其道,不值一駁。

  現在主要有兩種分析,我認為比較切中問題的要害。

  一種是針對純西醫治療方案的質疑。

李文亮醫生之死,原來真的沒有你想的那樣簡單

  目前西醫專家也承認,對于冠狀病毒西醫并沒有特效藥,主要靠患者的自愈能力,也就是自身的免疫能力。

  西醫的基本思路是在研究病毒特性的基礎上,找出針對病毒的特效藥,實行精準打擊。但是西醫一直還沒有找到針對冠狀病毒的特效藥,不用說這次爆發的新冠病毒,就是2003年爆發的薩斯病毒,西醫至今也沒有找到克敵制勝的特效藥。沒有特效藥,所以西醫就只能依靠人體的自愈能力。在西醫沒有特效藥之前,對新冠病毒的治療是輔助性的。當然,不排除西醫對新冠病毒肺炎引發其他并發癥的治療是積極的和有效的。

  中醫的治療方式與西醫截然不同。中醫不需要、也不關心引發人體患病的具體病毒是什么,有什么特征。中醫認為正氣存內,邪不可干!所以中醫的治療方案,都是圍繞著如何扶正祛邪來進行的,扶正為主,祛邪為輔。提高和依靠人體自身的正氣,大致可以理解為提高人體自身的免疫力和自愈力,來實現人體對病毒的戰而勝之。

  一種新病毒突襲造成的疫情,西醫無法在短時間內就研制出抗病毒的特效藥,中醫扶正祛邪的治療思路應對這種突發的病毒疫情,就表現得很有辦法,體現出優越性。這一點,中醫在抗擊非典疫情過程中,就已經表現的很充分。

  2002年末,疫病SARS席卷廣東。87歲高齡的鄧鐵濤臨危受命,擔任中醫專家組組長。以中醫為主收治了58例(也有說73例)病人,沒有病人轉院,沒有病人死亡,沒有醫護人員感染,患者也沒有后遺癥,取得“四個零”的成績。而西醫治療方案不但致死率更高,還因大量使用激素,導致很多治愈患者還伴隨股骨頭壞死等后遺癥。

  本文無意于貶低西醫,西醫在一些病癥上的治療效果也是很好的。無論是中醫還是西醫,不看廣告看療效,理論再完備,儀器再先進,療效永遠是第一位的。

  所以國家這次很重視中醫的作用,一再強調中西醫結合抗擊疫情。

  根據現有的信息,李文亮醫生是接受的純西醫方案治療,治療過程中使用大量抗生素和激素。中醫認為這些手段的使用,于人體免疫力非但無益反而有害。現在連一些平時關注西醫的媒體和自媒體,也開始反思李文亮醫生的西醫治療方案是不是適當。

  比如一直有良好聲譽、平時側重于西醫的自媒體“三甲傳真”也在《李文亮醫生之死,沒有你想的那樣簡單》一文中,記錄了一些對過度使用抗生素和激素提出質疑的觀點,該文也提到全國各地的很多敵人,不少第一個被治愈的新冠肺炎患者所采用就是中西醫結合治療,并呼吁“大家不要中西醫對立,客觀認識中西藥在治療新冠病毒肺炎中的優勢,中西醫結合治療新冠、共抗疫毒確實是一個已經被印證了的好辦法”。

  中西醫在抗擊病毒疫情過程中的具體表現不是本文的重點,以下才是:

  本人在《背后的真相,這才是李文亮醫生身上最大的閃光點》一文中,對于李文亮醫生的病情突然加重并很快去世,寫下這樣一段文字:

  有人分析是西藥害了他,也還有其他分析,還有其他解釋,這些我不專業,不發表看法;但根據常識判斷,我認為還有一種因素的作用也不能忽視。媒體對他過于頻繁的采訪,也在消耗著他的體力和精力。

  新冠病毒肺炎,到目前為止還沒有真正的特效藥,主要靠人體自身的免疫力。而休息不好,過度的勞累,是很容易降低免疫力的。根據我并不完整的搜索,就有不少于三家媒體對他進行過采訪,而且還是用微信采訪的方式,需要他打字,打很多字。

  媒體人有自己的工作職責,一定程度上我也理解這種采訪的必要性,但頻繁的采訪,是否為他的健康考慮過?

  雖然中西醫在治療思路和方案上大相徑庭,但在一個問題上,卻是看法相同的,那就是病人要注意多休息,不能過于勞累,這樣有助于自身抗擊病毒能力的恢復和提高。

  當時筆者還沒有掌握李文亮醫生患病住院期間接受采訪的媒體準確數量以及真實的采訪密度,當今天看到網友發出的李文亮醫生接受媒體采訪的情況匯總,還是因如此之高的采訪密度而大吃一驚。

  下面就是微博知名網友“辟謠知真相”(歡迎大家關注他的微博)整理的李文亮醫生接受媒體采訪的情況:【李文亮醫生病重期間接受媒體采訪及相關情況匯總】 以下本人搜索到的李文亮醫生病重期間接受媒體采訪及自己發文、上網等情況。 1月24日,送入重癥監護室治療; 1月28日,接受“北青深一度”采訪; 1月30日,在“今日頭條”號發文; 1月30日,接受“新京報”記者采訪; 1月30日,財新記者采訪李文亮時,“他還躺在呼吸與重癥監護室隔離病房,此前他的病情經歷了一次惡化”; 1月30日下午5點左右,以打字方式接受“南方都市報”1個小時采訪。晚上8點向南都記者提交新聞配照; “1月31日,周健聯系上了李文亮,對方告訴他,自己不太能講話、說不出完整句子、呼吸困難。周健借助視頻通話將捐助計劃說給李文亮聽,李文亮則以文字回應。” 1月31日,接受“中青報·中青網”記者的采訪時; 1月31日12:14分發微博自述文; 1月31日接受“冰點周刊”采訪; 1月31日,“中國新聞周刊”采訪還在重癥監護室接受治療的李文亮。——“他由于插管呼吸,無法說話,只能打字和外界交流。 在文字回復過程中,李文亮多次暫停采訪,接受治療。‘不好意思,剛才在打針’在一次二十多分鐘的中斷后,李文亮回復道”。 1月31日和2月1日接受美國“紐約時報”采訪; 2月1日上午10:41分,發微博稱正式確診。 2月1日下午,李文亮在接受“中國經營報”記者采訪時表示,已經答應家人安心養病,暫不接受媒體采訪; 2月1晚上9:38分,回復微博網友留言; 2月1日,李文亮向深一度記者描述自己的病情:“還是呼吸困難,肺功能恢復比較慢。”當日,他拒絕繼續接受其他媒體采訪,“有點累,我想先好好養病”。 負責護理李文亮的一名護士表示,李文亮發燒很嚴重,經常都是39.6度、39.7度,打針用藥都沒用,而且呼吸困難。“嚴重的時候,他表情痛苦,上氣不接下氣,面色紫紺,我就給他戴上面罩,高流量吸氧。” 2月2日,在自己的頭條號上更新自己的病情; 2月2日,李文亮告訴紀錄片導演趙琦:“呼吸仍困難,肺功能恢復比較慢。” 2月3日,刷微博為朋友點贊; 2月4日,登陸了丁香園網站; 據@陳迪Winston 透露:媒體(美國CNN)2月4日發布對李文亮醫生的采訪,不知是否最后一次,但李醫生當時已呼吸困難咳嗽嚴重無法對話,最后采訪以文字信息(打字)完成。 2月5日下午,李文亮通過微信告訴財新記者,其病情有所反復。“這兩天不如之前,呼吸困難加重。。” 2月6日,李文亮大夫與友人通話時,自述胸悶,喘不過氣。2月6晚7點多,李文亮進入搶救室。。 ——注:除陳迪這一條是根據他微博外,其余內容都來自正規媒體報道。

  至少十家媒體,在李文亮醫生進入重癥監護室治療之后,對他進行過采訪。這么高強度高頻率的采訪,對一個健康人,都是一個不小的負擔;而且這種采訪都需要李文亮醫生通過文字方式答復,比一般的面對面語音采訪要消耗更大的精力。

  李文亮醫生去世之前,在他還在搶救過程中,就被多家媒體先后發布消息稱人已去世,媒體獲取了大量的關注和天量的流量。在他去世之后,媒體又大量報道和評論,形成了李文亮醫生去世前后的現象級輿情;更有甚者,其中一些媒體人,還有意無意的把李文亮醫生之死引向體制;但我真的沒見過有一個采訪過他的媒體,在李文亮醫生去世之后,反思過媒體對于李文亮醫生的采訪密度是遠遠超過他自己身體的承受能力的。

  這并非是要媒體承擔什么責任,但是媒體對于他病情的加重,真的一點責任沒有嗎?

  我不信這么多媒體記者,就沒有一個想過一個進入重癥監護室的病人是需要好好休息,不能如此高頻率接受采訪的。

  這是根據常識,不需要任何專業醫學知識就能做出的判斷。

  媒體在市場化的環境下,面對競爭的壓力,出于對流量的關注,總想搞一個大新聞。在李文亮醫生去世之前,媒體就多次宣布其已離世的內在沖動,也是不顧李文亮醫生身體情況頻繁采訪的原因。

  當然,這些采訪媒體中,市場化媒體占據了絕大多數。此外,從其中一些媒體平時的傾向性來看,采訪的動機背后,應該也有一些反體制的因素在里面。

  過于苛責這些媒體人,似乎也不公平,畢竟身上承載著媒體市場化的競爭壓力,說起來也都不容易。

  悠悠萬事,利潤至上,這是資本的本性。什么道德與情懷,流量至上,這是市場化媒體的追求。一個病人的死活真不是他們關注的,對李文亮醫生的消費如何做到最大化,以實現最大的流量與收益,才是他們關心的。

  寫到這里,又忍不住想起那段深刻至極、刻畫的惟妙惟肖的文字:

  政府希望他活著,反動派需要他死,媒體需要流量...當初給他訓戒單的人彼時最希望他救治成功,給他捧以吹哨人的人巴不得立即宣布救治無效。

  媒體市場化,帶來的問題遠不僅限于此。

  市場化媒體面對市場化競爭,為了流量,更關注負面新聞,也因此會經常成為謠言的載體,而辟謠的積極性則顯著降低。造謠文章動不動就十萬+,辟謠文章的流量不及一個零頭,原因也大多在于此。

  而且,還有一個更重要的問題。媒體市場化,主角是資本。資本除了關注利潤之外,還關注資本的安全,內在得渴望與向往最有利于資本安全和資本更自由的制度。

  這個制度,就是媒體人念念不忘的資本至上的西方憲政體制。中國媒體人念念不忘的美國體制,就是被認為最有利于資本安全和自由的憲政體制的代表。

  全世界范圍內對美國體制的崇拜思潮,是源于資本對自身利益的關注,是通過資本化力量控制的傳媒力量(還有教育的滲透)完成的傳播和布道。

  中國人對美國體制的崇拜,同樣是資本控制的媒體和網絡以及滲透的教育平臺發揮了至關重要的作用。

  在市場化競爭的大環境下,不光是資本媒體,就是一些非資本的體制內媒體,流量也是重要的考核指標,也因此時不時會變成謠言的傳播者,甚至出現大量的“媒體兩面人”現象。

  媒體市場化,非常適合美國,因為美國就是資本至上的體制。資本控制的主流媒體,會自覺地維護美國的體制而不會去反體制。只要美國政府登高一呼,就會針對社會主義國家和陣營做到一致對外,這種政治自覺,都不需要外部的干預,是融化在資本骨子里,并滲透到媒體文化和媒體制度流程之中的。

  不認同西方體制的,很難在西方的主流媒體中生存下來。不用西方政府出面,媒體的老板和管理層就會主動去采取措施。

  但是這套體制卻不適合社會主義國家,理由如前。

「 支持紅色網站!」

紅歌會網 www.ybhhr.com

感謝您的支持與鼓勵!
您的打賞將用于紅歌會網日常運行與維護。
幫助我們辦好網站,宣傳紅色文化。
傳播正能量,促進公平正義!

相關文章